张海迪:看完《我不是药神》心情沉重,要努力

发布时间: 2019-03-10

环球时报:1998年至今您已担当了5届全国政协委员,你还记得一共提交了多少提案吗?

【环球时报-环球网报道 记者倪浩】面前就是张海迪。

提案在持续 社会在进步

有品德的提案所提及的一些社会问题,可能让咱们大家都去思考。特别是一些国家部委跟相关单位,他们都能够去研究这些提案的内容,把提案变成可操作、可履行的,甚至是制定为政策法规,真正对残疾人事业、对社会事业起到作用,这真是一个巨大的进步。我觉得国度相干局部对提案的答复和办理效率是越来越高了。

已是21年入选委员 多少提案没数过

环球时报:21年全国政协委员生涯,你还记得那些曾经的提案吗?

张海迪:我担负政协委员21年了,提交过多少提案,我记不住了。我当初中国残疾人结合会工作,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我是在中国作家协会工作。我到了中国残联工作当前,从工作的角度出发,每次提案的尺度不再是以数量来权衡了。而且从现在全国政协的工作机制上来看,也不以委员的提案数目做为衡量工作成绩的标准,当初更器重的是提案的品质。

张海迪:我最早的一份提案是1998年,是对在机场、车站、码头等实行无阻碍设施的提案。现在你看这些地方都有了无妨碍设施,新建的楼房都有了坡道。甚至在各大商场公共场所都有了残疾人卫生间等等。

时光流逝,那个自学针灸,还当过无线电修理工的坚强的小姑娘,那个心无旁骛二心写作翻译的作家,连续五届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、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第七届主席团主席、中国残奥委员会主席,无数身影重合于她一人身上。眼前的张海迪穿着蓝色碎花外套,优雅又朴素,目光睿智且摇动。

北京会议中心会议楼的会议室里,张海迪正偷偷的听着社会福利跟社会保障界委员的发言。在小组探讨结束之后,张海迪接受了《环球时报》记者的采访。